什麼? 不過是取了5顆卵~ 我居然也跟著湊熱鬧,有了OHSS卵巢過度刺激症候群~

 

《我的OHSS卵巢過度刺激症候群》

取卵手術完、回到家後,先上床平躺睡了一會~ 後來覺得下腹部不甚舒服,所以就爬了起來,改成在沙發上側躺休息~ 因為背部有較好的支撐,下腹不舒服的感覺有稍緩,所以反而睡得比較好,睡了將近2個小時~

 

睡醒後起身,喝了點水~ 欲再躺回沙發休息~ 此時,慘劇開始發生~ 體內外壓力失衡的結果,整個上腹部的骨頭與肌肉感覺好像被人用力地捏住、還狠狠地揉一揉、撮一撮~ 因為是預期之外突然產生的劇烈疼痛~ 我忍不住失聲大叫~ 隨著這股劇烈疼痛一波又一波的來襲,我痛苦的大叫持續了約3分鐘之久~ 雖然只有3分鐘,對當時的我而言,卻好像3小時般的疼痛,痛苦且喘息不已~~ 好不容易等到疼痛退去,我再也不敢再躺回沙發,只敢端坐在沙發上喘息、並稍作休息~ 在腦袋回復到脖子上後,我忍不住想:明明只有取五顆的卵子~ 怎麼我術後的反應這麼激烈啊~ 接著還跟自己的卵巢對起話來:卵巢寶寶啊~ 你可別跟別人一起湊熱鬧、趕流行,在鬧什麼卵巢過度刺激症候群~~ 比格上網幫忙查了取卵後的症狀,果然有網友熱心地分享與我相近的狀況,就是肋膜(橫隔膜?)與上腹部劇烈疼痛~ 原來上腹部那股不明的、痛徹心扉的疼痛處,就是肋膜(橫隔膜?)~ 上次聽到這個名詞好像是在國中健康教育課本,怎麼這下子與我有這麼切身的關係咧?

 

接下來的時間,覺得肚子脹得越來越大、整個腹部都是空氣~ 疼痛與脹氣的不舒服,讓我幾乎就要忘了怎麼放屁與尿尿~ 腹部多出來的空氣,因為沒有排出,所以空氣在肚子內不停地流竄~ 導致傷口的疼痛更加劇烈~ 這幾個小時,我幾乎是眉頭深鎖、冷汗直流地渡過~~ 比格後來突然說:術後排氣需要散步,可惜妳現在不能走路~ 聽到這裡,為了舒緩我那好像塞了三顆氣球的肚子,忍著痛我也要站起來、開始在客廳來回跺步~~ 全身無力加上腹部腫脹疼痛,走了十多分鐘後,決定將整個身體靠在高度及上腹部的櫃子上,用兩手肘撐著身體,一方面讓身體可以稍作休息,另一方面希望拉直身體,可以順利排氣~~ 站著的幾個小時裡,幸運地有排了一點氣~ 放屁的瞬間,覺得好像有上天堂的錯覺~ 只可惜,那個爽快的感覺只有幾秒鐘的時間~ 接下來,腹部又馬上被不明氣體再次佔據~

 

曾經有一度因為實在站到雙腿無力,喝了口水後,將身體打屈、坐在沙發上~ 沒想到這個看似平時再簡單不過的動作,再次引起了我肋膜(橫隔膜?)劇烈的收縮與移動~ 雖然已經有上次發作的經驗,但是這個疼痛實在非忍耐一下就可以消失渡過的,我痛苦的尖叫聲又由小漸大、由大到最大,再次持續了好幾分鐘~ 比格無法幫我分擔,只能在我尖叫的時候,直挺挺地站著、讓我緊靠、要我抓著他的手~ 殊不知,那時我更想抓著自己的腹部,抓住肋膜(橫隔膜?),要他不要再在我的身體裡上下移動,讓我痛不欲生了~~ 疼痛稍緩時,我跟比格說:喝水改變了體內的壓力,再加下坐下的動作也同時改變了壓力,雙重的作用下,才會又引起劇烈的肋膜(橫隔膜?)疼痛~~ 我想,接下來我的動作得要更小心謹慎,每個動作與動作之間至少要間隔5~10分鐘,讓一個壓力緩解後,再進行另一個改變壓力的動作,盡量避免再次誘發極度疼痛發生~ 這也給其他網友們作為參考~~

 

晚上在簡單享用了比格下廚煮的麵與餃子當晚餐後~~ 比格開始大量在網路上搜尋OHSS相關資訊,以及如此緩解的方法~ 看了老半天,才發現原來OHSS根本沒有什麼藥可以醫治~ 只能等他減緩、慢慢消退~ 有的網友經驗是24~48小時後,症狀就會慢慢好轉~ 但有的網友卻是嚴重到住院,抽了一次又一次的腹水~ 看得我真是冷汗直流~ 如果只要24~48小時就可以減緩,那還是可以忍耐與接受的~~ 但如果還更糟的話,還得要再與腹水奮鬥….. 想到這裡,我忍不住搖了搖自己的腦袋,把這個可怕的可能性排除在腦袋之外~~

 

整個晚上就在坐累了換站、站累了換坐中交替渡過~ 奮戰到近十一點,我已體力不支,眼皮都快閤上了~~ 終於到了面對上床睡覺的時間~ 平常這個可愛的時刻現在變得再也不可愛了~ 連坐沙發都會引起肋膜(橫隔膜?)劇烈收縮,我要怎麼在柔軟舒適的床墊上安然渡過一個晚上~ 對我們而言真是一個大考驗~~ 我想,如果幸運的話,我今天晚上應該只能坐著睡覺了,如果夠幸運的話~~ 於是比格認真地幫我墊了一大床的棉被、好幾個抱枕與枕頭,讓我以身體呈現90度的方式安然坐上了床~ 終於要試著閉上眼睛睡覺了~ 無奈試了好多次,只要我一放鬆、進入夢鄉,鬆馳下來的身體,馬上讓肋骨壓到肋膜(橫隔膜?),我就馬上會痛醒~ 來來回回十多次後,真是超級折磨,我受不了地睜開眼睛~ 比格說應該是墊在背後的東西都太柔軟,於是將家裡可移動的按摩坐墊也拿來加入墊背的行列~~ 再次坐上床、向後躺後,身體不會再陷入軟軟的枕頭裡,感覺比剛才好一些,好像比較可以睡了~~ 過了不知多久,又開始感覺腹部的疼痛,此時已分不清到底是哪裡疼痛,反正就是好痛好痛,然後我又醒了~ 因為已經讓比格醒來好多次,不想再打擾他睡眠的狀況下,我起身走到了客廳~

 

看了看牆上的鐘~ 嗯,很好~ 1:30~ 那表示我剛剛應該有睡了半個小時~ 真是萬幸~ 只是此時腹部的疼痛加劇了起來,晚上的肋膜(橫隔膜?)疼痛似乎開始被另一種疼痛子宮收縮所取代~~ 這二種疼痛還真是輪流地合作無間啊~ 好不容易肋膜(橫隔膜?)疼痛可以有方法應對,現在卻開始給我搞子宮收縮~ 真是夠了~ 這個子宮收縮還真不是普通版本~ 本想說散步一下、坐一下,應該沒多久就可以緩解~ 沒想到,這次的宮縮卻是長效型版本~~ 除了根本沒有要停下來的跡象外,中間間隔的時間更是短的不到3秒鐘~ 真可謂是一波未平、一波又起~ 這個疼痛不像肋膜(橫隔膜?)疼痛般指數立即破表,但也真夠我瞧的~ 我忍著疼痛,不斷在客廳的沙發上變換姿勢、苟延殘喘求可以休息的姿勢~ 坐著不行,我又試著站了一會~ 沒想到用手肘撐身體這招對宮縮沒有效果~ 坐坐站站、站站坐坐~ 搞到了半夜3點多,我實在是累斃了~ 決定採取剛剛實驗了幾十個坐著版本中,較不痛的一個版本,豁出去的跟自己說:不管了~ 我實在是沒力了~ 不管怎樣,我要睡覺了~ 不痛也要睡、痛也要睡~ 就邊痛邊睡好了~” 於是乎~ 最後我以和沙發呈現90度垂直側坐的方式,在體側與沙發間墊一個超大抱枕支撐身體、上再墊一個小抱枕撐頭,讓自己的左手放在大抱枕上,頭再枕在左手上~ 以如此怪異的姿勢開始努力讓自己睡覺~ 宮縮一點也沒有要退去的跡象,但有了一個支撐身體的姿勢,我漸漸進入夢鄉,因為身體的器官之一在嚴重收縮,所以當然也不會睡得沈到哪去~ 半夢半醒之間,我忍不住還跟自己的子宮對起話來:子宮啊子宮~ 你不會累嗎?你不用休息嗎?為何要一直努力地收縮呢?休息一下、睡一下好不好?~~” 我想我是真的累瘋了~~ 才會試著想要說服自己子宮休息~~

 

因為睡覺的姿勢實在不舒服,所以大約每個一個小時,我就得起身醒來,讓自己坐正、讓身體的血液回流緩解麻痺的感覺~ 並且動動身體讓緊繃的肌肉緩解~ 這個宮縮真是有持續力,在這當中一點也沒有要暫停的跡象~ 就這樣睡睡醒醒,終於見到窗外的天空露出了淺淺的藍天,終於熬到6點多了~ 此時,宮縮終於有一點點緩解的跡象~ 比格走到客廳察看我的狀況後,我又試著讓自己小睡一下~ 很難再入睡再加上口渴難耐,我於是呼叫比格起床燒開水~ 總算~ 渡過我痛苦的取卵D0~

 

 

 

2012/9/9 Sun. (IVP Day 14/取卵D1)

 

昨晚在痛苦中,不是沒有想過衝到台大掛急診~ 但是因為知道OHSS沒有特效藥,只能做一些醫療處置~ 很怕抽腹水的我,一心相信著只要過24小時,症狀就可以緩解~ 所以終於忍到了隔日~~

 

 

 

今天一整天的工作,就是站著、走路、撐著身體努力排氣~ 感覺好像在重新學習如何讓自己的身體重新正常運作~~ 連尿尿也是~ 不僅尿量減少到我覺得自己好像忘了怎麼尿尿~ 也在尿尿的時候,生平第一次那麼真實地感受到尿道的位置與存在~ 可惜今天禮拜天台大生殖中心沒有上班,無人可問~ 但我謹記著護理師的交待,努力喝水~ 希望可以讓身體機能儘早恢復正常~

 

 

 

雖然身體還是很不舒服,但至少今天劇烈的肋膜(橫隔膜?)疼痛沒有再發生~ 只除了腹脹、腹痛讓我很不舒服外,其他的都還可以接受~~ 量了體重小小地增加了一公斤,幸好也沒有體重大幅增加(OHSS症狀之一:因為水份滯留體內、無法排出,所以短時間內體重會大幅上升),應該可以排除可怕的腹水症狀~~

 

 

 

比格今天一個人努力地吸地、洗衣、晾衣、煮飯、洗碗~ 真是辛苦他了~~ 晚上睡覺時,比前一晚進步一點,今天終於可以在自己的床上睡覺了~ 雖然還是只能坐著睡,但總比連床都上不了、坐都坐不住好多了~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nivase 的頭像
univase

迷勒猴&熊比格之家

univa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